【碧蓝航线腓特烈大帝NTR】 (02) 【作者:梦业幻睙】

作者:梦业幻睙
字数:7926
首发:Pixiv(id=13453635)

  第二天,菲利多姆仅用早上一个小时,就把他当天所有的书面文件完成,还
帮助与书面文件苦战的指挥官下达训练和出征命令,把整个基地安排得井井有条。
午饭过后,菲利多姆在基地里闲逛,思考着要不要去睡个午觉的时候,撞上了面
前的腓特烈大帝。

  「哎呀,我的孩子,原来你在这,去办公室和你的房间都找不到你,正愁着
呢。」

  腓特烈大帝回过神来,看见撞上自己的菲利多姆,脸上立刻浮现出欣慰的笑
容。她左手牵着菲利多姆的手,拉着他就走。菲利多姆知道她想做什么,仍然明
知故问道。

  「妈妈?要带我去哪?」

  「呵呵,我的孩子,跟着妈妈走就知道了。」

  腓特烈大帝不多说,就这么牵着菲利多姆走,最后她们到的是菲利多姆的房
间。

  「我的孩子,在房间里稍等片刻,妈妈马上回来。」

  随后她把菲利多姆留在房间里,又出去了。菲利多姆知道怎么回事,毕竟一
切都在他的计算之中,他安安分分的坐在床上,甩着白皙的两腿,等待着腓特烈
大帝开门进来。大概十分钟之后,菲利多姆的房门被敲响,得到他的回应之后,
房门慢慢的被推开。

  「久等了,我的孩子。」

  腓特烈大帝穿着她当初与指挥官誓约的黑色婚礼服,脸上满是幸福,红着脸,
走进房间。双脚穿着白底黑饰的高跟鞋,修身的鱼尾裙包裹着修长的双腿和圆润
的臀部,腰部连接着裙摆,上身仿佛情趣内衣,只遮蔽腹部与下胸,白嫩的胸部
大部分暴露在外,双手薄黑丝手套,从脖子到靠近香肩的部位,穿着延伸到背后
的与衣服相接的布料,在脖子处还有一串红宝石挂坠,头上罩着一层薄薄的黑纱,
头纱上装饰着黑色的画圈式样。这身色情的誓约婚纱,加上腓特烈大帝沉溺在快
乐中的表情,暗金色的双瞳中,充满爱意的看着坐在床上如同孩子一般甩着腿等
待的菲利多姆。

  咔嚓。

  反手把房门关上上锁。此时此刻,这个房间,就是属于她和孩子的天地。在
这个两人曾经做爱到天亮的地方,腓特烈大帝几乎给了菲利多姆她的所有,唯独
一样,当时还迷茫的她没能给予。

  「妈妈……好漂亮。」

  菲利多姆红蓝异色的双眼,目不转睛的盯着眼前穿着婚纱的美丽女性。腓特
烈大帝呵呵一笑,踏着猫步走到孩子面前,伸手将其拉下床,并且把之前菲利多
姆送她的项链交还,说道。

  「来,孩子,给妈妈戴上。」

  腓特烈大帝低下头,柔顺的黑色长发顺着落下。菲利多姆打开项链的接扣,
撩起她的黑发,将项链呆在腓特烈大帝纤细的脖子上。婚纱上的红宝石挂坠和菲
利多姆送的项链相映生辉,看起来美极了。腓特烈大帝满足的抚摸一下项链,双
手伸出,捧着菲利多姆的脸蛋,双眼深情的看着眼前宛如女孩子一般秀丽的孩子,
把脸凑上去,亲吻了她真正爱着的人。

  短暂的亲吻后,她们四目相对,腓特烈大帝红着脸的说道。

  「这下,就没什么是不能给你的了,我亲爱的孩子。」

  她放弃了不能满足她的指挥官,选择了能够满足她的菲利多姆。只怪指挥官
一厢情愿,却没发现喜欢的人究竟真正想要的是什么。

  「妈妈!」

  腓特烈大帝的这句话,换个意思就是,「我已经是你的人了」。明白其中含
义的菲利多姆,急不可待的抱住了攻略到手的腓特烈大帝。腓特烈大帝也很高兴,
自己终于成为了孩子专属的妈妈。起初,只是四片薄嘴唇之间小鸟啄食一样的吻,
随着双方性起,菲利多姆的亲吻开始变得热情起来,开始加大幅度,张开嘴去含
住妈妈的嘴唇。被渴求的妈妈积极的回应,同样热情张嘴,互相热吻。后来,妈
妈主动的伸出舌头,侵入到菲利多姆的嘴里,舌头就像发情的蛇,紧紧的缠上对
方,时而将其拉到自己口中吸吮,时而在对方的嘴里翻天覆地,舔舐着口腔里柔
软的每一个角落。两人的唾液在彼此的口中交换、混合,流出的透明顺着她们的
嘴角滑落,在重力的拉扯下,落在她们身上。燥热紊乱的鼻息拍打在两人脸上,
舌吻发出啾啾声回荡在整个房间,不知不觉间,两人拥抱得很紧,生怕对方突然
消失似的,紧紧的,紧紧的,抱在一起。

  现在来看,比起孩子渴求妈妈,不如说妈妈渴求着孩子。妈妈一边舌吻着,
一边脱掉孩子浅蓝色的无袖外套,逐渐把孩子推向卧床,当两人在长时间的舌吻
中开始喘不过气,彼此才依依不舍的分开。两人分开后,兴奋的感情并没有因此
停下,妈妈按着菲利多姆的胸口将其推坐在床上,自己则侧跪坐下,依次脱掉了
菲利多姆的鞋子、袜子、裤子以及内裤,当她拉下内裤的一瞬间,熟悉的大家伙
又一次蹦跶到妈妈的面前,彰显着强大存在感。妈妈对这精神打肉棒很是喜欢,
不仅用脸凑上去蹭,还用鼻腔贴着肉杆子,享受着孩子身上最浓厚的荷尔蒙。接
着,她捧起自己的胸部,连脱掉婚纱都不用,就用镂空的沟壑包住擎天的肉柱。
虽然两人的皮肤都很嫩滑,但为了不弄疼亲爱的孩子,妈妈专门在嘴里酝酿着口
水,低着头伸出舌头,粘稠的口水便顺着舌头流下,落到了沟壑与肉柱之间的缝
隙,起到润滑的作用。有了润滑用的唾沫,妈妈就放心许多,开始双手捧着胸部
上下滑动。

  「嗯…妈妈,妈妈的胸部好舒服。」

  「嗯哼哼。」

  看着孩子发红的脸上满是享受的表情,妈妈高兴的轻笑一声。柔软的胸部在
双手的挤压中变形,压迫力十足的胸部紧紧的夹住肉棒,摩擦其青筋暴起的表面,
舒适的快感使得坚挺的大鸡巴一跳一跳。感受着在自己胸部里发热的脉动,她逐
渐加快摩擦的速度,有时候还会让胸部错开节奏,夹着肉棒互相打转,这种与两
边同时上下摩擦不同,不同时的给予敏感的肉棒刺激,在这两种节奏的配合下,
柔软的乳肉给予了肉棒升天般的爽快。然而,妈妈并不满足此,她想看见自己的
孩子露出更加舒服的表情,她想看见孩子更加可爱痴迷的表情。妈妈保持着向上
观察表情的视线,嘴巴再次吐出润滑用的口水之后,便伸长舌头,用舌尖轻轻的
触碰漏出爱液的龟头,在其敏感的表面上缠绕起来。

  「啾,嗯……啊嗯,滋溜,咧嗯。」

  胸部快速的上下翻飞,舌头却细心温柔的舔舐,在这种刺激下,菲利多姆浑
身像是被微弱的电流击中,身体骤然打了个冷颤,全身抖了几抖。这种反应正是
妈妈想看到的。于是乎她的舌头缠在龟头上,嘴巴再把它一整个含在嘴里。就这
样,原本被丰满的胸部夹住仍能露出来部分的肉棒,彻彻底底的被妈妈全部裹住。
是柔嫩的胸部上下的摩擦,是湿热的口腔规则的吸吮,在这种舒服的连携攻击下,
菲利多姆的蛋蛋一缩,精液挤压到尿道内,再由妈妈的胸部推到顶点,最后被她
的嘴从中吸出。

  「嗯啊!妈妈,我——射了!」

  菲利多姆抓着妈妈头上座位魔方战舰长出的角,拼命的挺着腰,抽插着妈妈
的胸部和嘴巴。在大量精液射出的时候,妈妈正好在往里吸,浑浊的精液还没来
得及充满她的嘴,就顺着她的喉咙咽入胃中。

  「咕呜,咕咚,咕咚,咕咚。」

  贪婪的吞咽着孩子射出来的精液,直到马眼里一滴不剩,妈妈才松开了胸部
和嘴巴。她抬着头,张着嘴,舌头上还有一些精液,就这么当着菲利多姆的面,
闭上嘴,把剩下的白浊全部喝了个干净。

  「滋溜,嗯。孩子浓厚的第一发精液,真好喝。」

  说罢,她抚媚的舔了舔舌头。尽管菲利多姆射得很爽,可是这不过才第一发。
按照这孩子的体力,别说想指挥官一样干个四小时,就算从现在开始一直干到明
天中午,菲利多姆估计都能抱着妈妈不停的抽插。所以,在妈妈露出如此下流的
样子的情况下,菲利多姆根本不可能就这样满足。他继续抓着妈妈的对角,跳下
卧床,对着淫荡的嘴巴,用鸡巴直接插了进去。妈妈为了不会用牙齿伤到孩子的
肉棒,自觉的把嘴巴张开,艰难的吞入。只是,这肉棒实在太长,完全插入的话,
妈妈的嘴巴根本不够大,以至于快鱼三分之一的部分,深入到她的喉咙里。

  「呜咕!嗯咕!呜呜!」

  狭窄的口腔与喉咙,给予了乳交时不一样的快感,再加上这种强行侵犯的感
觉,令菲利多姆不自觉的哆嗦起来。妈妈被堵住喉咙,难受的抓着菲利多姆柔软
的屁股,无法呼吸的痛苦使她双眼逐渐翻白,濒临休克。好在菲利多姆在千钧一
发之际把大肉棒抽出来,妈妈才避免了休克的惨状。她大口大口的呼吸着新鲜空
气,从嘴里流出的口水都顾不上。

  「哈——啊!哈啊、哈啊!呼——嘶——哈啊——。」

  「对、对不起妈妈,没事吧?」

  看妈妈痛苦的模样,菲利多姆有点担心的弯下腰来。但是妈妈并没有责怪他
的意思,调整完呼吸之后,依旧保持着慈祥的笑脸。

  「没关系,孩子,想对我做什么都可以。越是激烈的渴求,越是让我满足。
用你对我的渴望填满我心里的母爱吧。」

  话都这么说了,菲利多姆也就彻底放开,他继续抓着妈妈的角,在妈妈主动
张开嘴巴的情况下,继续插入她的喉中,尽情的享受深喉口交带来的快感。为了
不再需要孩子的顾虑,妈妈很快就适应了深喉带来的痛苦。她在肉棒深入时主动
吮吸,又在肉棒抽出时用舌头舔舐,配合着菲利多姆狂乱的节奏,尽量给予亲爱
的孩子想要的刺激。柔软的龟头在喉咙中的挤压,粗壮梆硬的肉棒在嘴巴里遭真
空吸取,看起来凶狠的大怪物其实全身上下都是敏感点,每一根神经,皆能清晰
的把所有感受传达到大脑。好像明明看起来是菲利多姆在侵犯妈妈,结果却像是
妈妈在通过肉棒侵犯着他的大脑。

  越是快速的抽插,对于喉咙的撞击就越强烈,越强烈妈妈就觉得越痛苦,越
痛苦,她就越是能感觉到孩子对于她的渴望。肉体上的痛苦在某种关联下变成了
精神上的愉悦,使得妈妈的小穴在不自觉的渗出蜜汁。

  「咕、呜咕、咕咕咕、啾、滋溜滋溜、咕呕呜呜,咕呜咕……!」

  「啊!妈妈!嗯!要射了!又要射了!!」

  菲利多姆借着妈妈的对角发力,腰胯进行着最后的冲刺,毫不怜香惜玉的抽
插着妈妈的嘴巴,最后一股劲的顶出腰肢,胯部紧紧的贴着妈妈的脸,把鸡巴插
到喉咙的最深处,导致她的喉咙处都鼓起来。

  「嗯呜咕——!!??」

  在前所未有的深度中,巨大的肉棒酿制已久的精液再次大量射出。因为直接
抵在喉咙处,这一次妈妈就没办法全部吞下,部分精液即便是在肉棒的堵塞下,
还是从嘴巴里倒流而出,甚至是从鼻子。孩子就这么顶着,射了快十秒,才终于
把阴囊里暂时的储备用干净,松开了差点断气的妈妈。

  「呕——!呜呕——!诶呜!咳咳咳!嗯……!咕咚……」

  深喉堵塞加上大量粘稠的精液直奔喉咙,妈妈在呼吸困难的情况下吐出了大
量没能吞下的精液,白浊的精液和她的口水以及反胃的胃液混在一起,呕了大半
出来。就是这样的情况,妈妈仍然把最后几口精液强行吞了下去。

  「咳咳!咳咳咳!嘶——呼——嘶——呼——真是个淘气的孩子。」

  她咳了几声,快速的调整好呼吸,虽然看起来有点狼狈,眼神里的淫乱却还
是没有消退,不如说,吞了几口味道浓厚的精液之后,情绪反而更加高涨了。

  「对于淘气的孩子,就该这样!」

  妈妈突然扑倒菲利多姆,把自己的人鱼裙自下拉起,卷到了腰部,解放了修
长的双腿。她穿着高跟鞋,直接上了床,跨坐在孩子的腰上,用已经变成湿地的
小穴,上下摩擦着射了两发之后依旧耸立的肉棒。婚纱上身和平时的衣服有一点
相似,那便是两者在都是包裹着下体的V字高叉。

  「我的孩子,想要插进妈妈的小穴吗?」

  不知何时起,妈妈的慈祥的表情里混有几分淫乱,她已经彻底的成为一头雌
性,一头为乱伦背德感到愉悦的雌性。

  「想,想要,快点让我插进去吧,妈妈,我想插进去!」

  至于菲利多姆,他始终是那个菲利多姆,他从头到尾都在装,如同以前所说,
只是投其所好罢了。只不过他的投其所好,能给予腓特烈满足,而腓特烈亦能给
予他想要的满足,这没什么不好,加装一个妈宝就能和一个性感的大美女做爱做
到爽,何乐而不为。

  「呵呵,真是乖孩子。那就……」

  妈妈自己把衣服拉开,用右手的食指和中指撑开了肉穴,湿漉漉的流着淫水
的粉嫩穴道,在菲利多姆面前一览无遗。

  「接下来,我孩子,就要用又粗又大的肉棒,插到妈妈的小穴里了。」

  她撑着小穴,腰胯一抬,把穴口停在肉棒上方,故意扭腰,一点一点,一点
一点的,把进入过身体里无数次的肉棒吞没。小穴早就已经准备好让这根相性极
好的鸡巴插入,又粗又长的大家伙简简单单的进入了妈妈的肉穴里。当她坐到底,
完全将肉棒塞入里面时,蜜穴里的肉壁马上像活物一般缠了上去。妈妈跪坐在菲
利多姆胯上,抬起屁股,拉到差点全部抽出的时候,又把屁股放下,直至又一次
全部吞没,她缓慢的重复着活塞运动,感受着凶猛的怪物在小穴里摩擦过褶皱。
感受着狭窄的私处被触碰到所有的敏感点。她朝前趴下,丰满的胸部垂在菲利多
姆的面前,摇摇晃晃。面对这种诱人的饱满果实,菲利多姆根本忍耐不住,两手
各抓一边,把乳房挤在一起,抬起头来张嘴便把两点粉红一起吸住。

  「嗯!哈啊!呵呵,真是个爱撒娇的孩……嗯!」

  看着孩子忘我的吮吸,妈妈变得越发陶醉起来,她保持着活塞运动的幅度,
加快了速度。大起大落的抽插,让两边都感受到了强烈的快感。在此之上,被吸
着胸部的妈妈就更加舒服,她两手按在菲利多姆穿着黑色背心的胸腔上,咬着嘴
唇,发出娇喘,用力的骑乘。大屁股拍打在孩子的胯部上,发出了响亮且熟悉的
啪啪声。妈妈放任身体的重量直接一坐到底,尽可能的让肉棒插到最深处,享受
着肉穴里所有被刺激的敏感点。一股股电流般的快感就像方程式赛车的比赛,在
她的身体里上下循环。她渐渐加快速度,啪啪的声响愈发频繁,速度快幅度大的
动作,甚至使她身体分泌的爱液飞溅出来。

  「嗯!啊啊!哈啊!嗯、嗯嗯!嗯啊!妈妈要去了!孩子,妈妈要去了!」

  妈妈娇喘几声之后,感受到身体里有什么要到了,对着菲利多姆大叫起来,
她直接趴在菲利多姆身上,双手抓紧其肩膀借力使劲,把菲利多姆的脸埋在她的
胸部之中。

  「去了——高潮了!!」

  「呜呜嗯!!」

  几乎贴着菲利多姆的妈妈,用屁股重重拍了最后一下,高潮瞬间,小穴顿时
收紧,宛如榨汁器一样,强行把被奶子埋得只能呜呜叫的菲利多姆的精子从蛋蛋
里榨出来。他的精子就像永远射不完似的,前面都射了那么大量那么浓的两发,
现在仍旧射了一大发出来。温热的精子顺着肉壁突破了子宫口,肆意的冲击着饥
渴的子宫。腓特烈大帝感受着体内的冲击,浑身颤抖,毫不忌讳的发出叫声,惬
意的体验着永远不会厌倦的快乐。为了不让可口的精液流出,妈妈下意识的夹紧
下体,让菲利多姆的肉棒把她的小穴塞住,成功的把所有的精液留在了子宫内。

  「孩子,妈妈想让你的东西继续在里面………」

  妈妈高潮后保持着骑乘位的姿势休息了几分钟,勉强的撑起身子,伸手抚摸
着菲利多姆的脸,用慈祥文头的语气说着十分下流的话语。敏锐的菲利多姆当即
明白她的意思,聪明的松开双手,等对方从正面转为背面,一个挺身,保持着私
处相连的状态,把两人上下的位置调转,从正面骑乘位变成了背后位。

  「妈妈,我要继续了。」

  「嗯,继续吧孩子,随你喜欢,想做多少次就做多少次。」

  应了妈妈的回答,菲利多姆双手随即抓住她的臀部,为了不要让精液漏出太
多,起初的动作不是很激烈,就跟一开始一样,总是循循渐进,从缓慢的节奏开
始。菲利多姆微微的拔出,再快速的插入,以一慢一快的速度,尽量在抽出的时
候不要带出太多的精液,然后快速的插入,把精液堵回子宫里面。在精液和爱液
的润滑下,这样的节奏非常顺利。流畅的动作很快又让两人敏感的私处有了感觉,
渐渐的,两人的娇喘再度充满房间。

  「嗯,好,好舒服,孩子,妈妈好舒服。」

  「妈妈!妈妈!嗯!嘿嘿,是不是比指挥官更舒服啊?」

  这是以前已经问过的问题,也是一度让妈妈无法回答的问题。

  「是啊。我的孩子比其他男人做的更加舒服,妈妈已经不能满足于别人了。」

  现在的她,绝对不会再违背自己的心意。从她摘下价值的那一刻起,她的心
里的孩子就只有菲利多姆。菲利多姆满足的笑了笑,加快了抽插的幅度,精液外
漏什么的已经无所谓了,反震这个淫荡的子宫里很快就要迎来更加新鲜的精液。
肉棒一度被拉到只剩下龟头前端的一点点在肉穴里,然后又扑哧一下插到了最深
处。失去了肉棒而寂寞的小穴,还没来得及遗忘那拥挤的感触,下一瞬间又被肉
棒所填满。藏在小穴里的精液由猛烈的动作,从小穴的出口到处飞溅。上次她们
做到整张床都不像样的时候,贝尔法斯特和爱丁堡可是捞唠叨了菲利多姆大半天,
为了弥补她们,一起打扫完房间之后,还专门在外头的宾馆把两姐妹干得起不来
床。

  这一次做完,怕是要换其他女仆唠叨他了。不过,这些都是之后的事情。眼
前就有一个大美人在跟他做爱呢。菲利多姆站起身来,把上半身贴在妈妈的背上,
双手抓着晃荡的巨乳,抬高了插入的角度,从更高的位置,顶到了妈妈深处的一
个敏感点。

  「嗯噢!?呃噢噢!?」

  这是之前还没怎么刺激过的敏感点,之前菲利多姆刺激的主要是较浅的地方
或者在中间位置的敏感点,这次又换了个位置,正好是靠近子宫口的部位朝下,
这部分柔软的肉壁也能给妈妈带去相当强烈的快感,还没顶几下,她就趴下身子,
紧紧的抓着床单,身体微微的颤抖,应该是小高潮了一下。菲利多姆就顺着他这
个姿势,上身继续贴着趴下的身体,双腿站直,保持由上至下的快速抽插,几次
插深处,几次回到浅处,轮番刺激。

  「妈妈!妈妈的淫荡小穴,把我的肉棒缠得紧紧的,好厉害!」

  相性极佳的性器,总能双向刺激。在菲利多姆给予妈妈快乐的同时,宛如活
物的妈妈的小穴,亦在返还着同样的快乐。每一个褶皱都像触手似的,密实的贴
合着肉棒的表面。任何一个动作,肉棒都能把褶皱翻来覆去,同时,这些柔软的
褶皱带来的感触又会反作用在肉棒上。在这种快乐之下,随着啪啪声逐渐加速,
两人再次迎来高潮。

  「嗯嗯嗯————!!」

  高潮降临,母子俩异口同声的发出闷声。两人紧密的贴在一起,大汗淋漓的
肌肤之间连空气都流通不了,金色的发丝与黑色的发丝彼此交错,互相交叠。随
着雄性本能的阳根,在高潮时,依靠着一股狠劲,突破了子宫口,直接贯穿到被
精液灌满的子宫里,挤出了新的白浊。妈妈把脸埋进床单李,浑身痉挛,双手都
快把床单撕破了。好长一段时间之后,两人才终于放松了身子,连支撑下体的力
气都没有,以菲利多姆趴在妈妈身上的姿势,两人一起在床上歇息小会。

  此时此刻,好似两人能同时感受到对方不同的高潮,快乐冲昏了他们的头脑,
降低了他们的思考能力,他们就像是融化在一起,在片刻的安宁中享受着这种神
奇的感觉。这种体验对于妈妈来说最为美妙,鼓鼓的小腹使她充满实在感,再加
上菲利多姆的体温,以及现在混乱的感观。让她产生了一种很奇怪的幻觉。

  菲利多姆变成了还在她子宫里的婴儿,在即将分娩之前感受着小穴为了生育
的扩张。

  「我的……孩子。」

  她露出了恍惚的笑脸,失去焦点的双眼看着不在此处的远方,低吟着。

  那天,腓特烈大帝经历了一次作为魔方战舰永远无法体会到的体验她分不清
那是现实还是梦,性爱、怀孕、分娩、爱护、赋予,最后,到了隔天,便是恋恋
不舍的分离。短短的一夜,腓特烈大帝得到了她从指挥官身上永远得不到的东西。

  「腓特烈!我搞到两张电影票,明天我暂时把工作交给菲利多姆,我们两人
一起去看吧?」

  某天,指挥官找到腓特烈大帝,从军服中拿出两张托关系得来的电影票,在
喜欢的爱人面前晃了晃。

  「不,行。你可是碧蓝航线基地的指挥官,怎么可以为了出去玩就把工作全
部托付给别人。想和我去看电影,就得好好的把工作完成了才行。」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向来以骄纵和包容出名的腓特烈大帝,对指挥官变得
严厉起来。想被当作好男人的指挥官觉得这是好事,又不太习惯改了性格的腓特
烈大帝,只好无奈的叹口气,然后拿左手拍拍自己的右臂膀给自己打打气。

  「好!你说的对!我这就去把明天的事也做完。」

  「呵呵,这样才对嘛。对了,我去叫菲利多姆一起帮忙吧。就像以前一样,
让他看看你完成的怎么样。」

  腓特烈暗金色的瞳孔中,闪过一丝别样的眼神。

  「啊,没问题,你去找他过来吧,我先去办公室等你们。」

  说罢,指挥官便挥手离去。腓特烈大帝则捂着嘴笑,对远去的指挥官挥挥手。

  她转过身去,脑海里想着该怎么和菲利多姆在指挥官工作时偷情,下体按捺
不住的瘙痒起来。

  「那么,该去找我的孩子了。」